cryptoinvestigations
2021/8/31 17:36:06
crypto investigations


蜡烛图(CandlestickCharts)又称烛台图、 日本线、 阴阳线、柱状线等。


  常用 的是/K线/,18世纪日本 德川幕府时期(1603- 1867年),大阪的 米商们都在使用这种 方法


  记录当时一天、一周或一个月内 米价涨跌的图形方法。


  由于其标示方法的独特性,人们将其 引入股市价格走势分析中。


  经过300多年的发展,它已被广泛应用于股票、期货、外汇、期权等证券 市场


   对与错除了具有很强的相对性外,还具有很强的时间敏感性。


  任何交易(无论是赢还是亏损)都有 有效时间,超过该时间段的对与错将被逆转,这在股票市场中很明显,一旦 投资者确定,这是出于心理上的 不愿意止损,并被迫 持有很长一段时间,以等待下一个 获胜周期。


  但是,在外汇市场上,由于保证金制度和隔夜利息,投资者不能长时间持有头寸,往往不能等到获胜期到来时被迫从市场上亏损。


  市场对时性的正确性与错误性引发了对 时间周期的研究,并形成了特殊的周期理论,使投资者不仅可以从价格上 把握市场,而且可以从时间上把握市场。


  ,使交易达到 更高的水平。


    对 金钱的爱好作为一种占有欲——它区别于作为享受生活、应付现实的手段的那种对金钱的爱好——将被看作是某种可憎的病态,是一种半属犯罪、半属变态的性格倾向,人们不得不战战兢兢地把它交付给精神病专家去处理。


  那些影响财富分配和经济上的酬报和惩罚的各种社会习俗及经济惯例,不管它们本身可能是多么地令人憎恶、有失公平,由于它们对促进资本积累有极大的作用,因此现在我们得不惜一切代价加以维持;但是到那时我们将从中解放出来,并终将摒弃它们。


    当然,到那时将仍然有不少人怀着强烈的、贪得无厌的 意图,盲目地追求财富,除非他们能够找到某种可能的替代目的。


  不过,我们其余 的人将不再有任何义务对这类意图表示赞许和鼓励。


  几乎所有的人都不同程度地被大自然赋予了这种“意图”,不过,到那时我们可以在比今天更为稳妥自如的情况下,更加细致深入地探索这种“意图”的真正性质。


  所谓意图,其含义是,我们更关心自己的行动在遥远的将来所导致的结果,而非行动本身的性质和对我们自己周围环境的直接影响。


  那些“有意图”的人,总是企图通过把他们对行动的兴趣向后推延来确保他们的行动具有一种假想的和虚妄的 永恒性


  他所喜欢的并不是他的猫,而是他的猫所生的 小猫;实际上,他喜欢的也不是小猫,而是小猫的小猫。


  这样无穷无尽地递推下去,到最后,他所追求的不过是抽象的“猫”的概念。


  对他来说, 果酱并不是果酱,即决不是今天这听实实在在的果酱,而是想象中的明天的那听果酱。


  因此,通过把他的果酱不断地推向未来,他竭力想要从他的行动中升华出一种永恒性来。


    让我们回忆一下《西尔维亚和布鲁诺》中的那位 教授:  门外的人低声下气 地说:“只是一个 裁缝,先生,是来收账的。


  ”  “啊,我可以很快解决他的事情,”教授对他的孩子们说,“你们只需等一小会儿。


  今年的账是多少,我的朋友?”他正说着,裁缝已经走了进来。


    “你晓得,这笔账是每年翻一番的,现在已经这么多年了,”裁缝有点生硬地回答道,“我现在就想拿到现钱。


  已经有2000镑了!”  “喔,这不算什么!”教授满不在乎地说,一边在口袋里摸索着,仿佛他总是随身带着那样数目的一笔 款子似的。


  “不过,如果你愿意的话,为什么不再等上一年,让它滚成4000镑呢?想想看,那时你会多么富裕!要是你愿意,你简直可以成为一个‘国王’!”  “我可不清楚我是不是想成为国王,”裁缝若有所思地说,“不过这笔款子听起来的确数目不小!好吧,我看我还是等一等吧……”  “你当然会这么办的!”教授说,“我知道,你是个精明的人。


  再见,我的朋友!”  “你真的打算付给他4000镑吗?”等那个债主离去,关上门以后,西尔维亚问。


    “那怎么会,我的孩子!”教授毫不犹豫地回答,“他会让这笔钱一直滚下去,直到他死为止。


  你看,只要再等上一年,这笔钱就会变成现在的两倍,这件事总是值得去做的啊!” 投资者需充分了解国内外市场  《 21世纪》:近两年外资银行计划进入 中国证券业的数量也非常多,怎么看待这个趋势?  赖 长庚:进军 中国证券业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是成立 科创板


  类似于美国的纳斯达克,科创板的诞生是为了扶持 新经济,希望在 中国市场能够扶持更多的新经济企业。


  外资银行进军中国证券市场,说明大家对科创板和中国新经济独角兽在中国的持续发展充满了信心。


  事实上,这是对中国作为全世界新经济的原发地投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心票。


    《21世纪》:外资券商的增多,对中国资本市场来说有哪些积极的影响?  赖长庚:我觉得一个非常重要的影响就是股票市场产品的增加。


  在承销或者保荐方面,外资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追得上国内的券商。


  但是,外资还是在努力投资这一方面,因为独角兽和新的经济产业前途是不可限量的。


    《21世纪》:面对日益多样的资本市场,你对投资者有哪些建议?  赖长庚:对中国市场 一定要做更深入的了解。


  对于外国人而言,这几年来已经进步不少。


  有时候需要从中国人的思考 角度来考虑问题,因为从金融市场的运作层面来讲,投资者长、中、短期的观点或者思考的角度是不同的。


    因此,外国投资者进入中国的时候,一定要适应中国市场观察的角度,了解中国的规划与设想。


  因为如果不从这方面来了解,可能就会犯很多基础性的错误。


    《21世纪》:你刚说了很多给外国投资者的建议,那么对于中国的投资者又有哪些建议?  赖长庚:当中国的市场越来越发达,它一定会吸收更多国外市场的经验,比如在法规或者规则制定上会吸收很多国外的经验。


  因此,中国的投资者也要了解这些法规的出处跟它的历史根源,以及可能对中国市场造成的冲击。


  去了解国外,再来研究中国市场,两相比较之下,才能得到最大的利益。


  

参与评论(0)